鄺靈思 – 資深領養服務社工
鄺靈思 – 資深領養服務社工

Janice在2012年3月加入「母親的抉擇」,成為領養服務社工。在此之前,她在香港小童群益會任職十年,她的工作與兒童及青年息息相關。

加入「母親的抉擇」後,她的媽媽開始在「幼兒之家」做義工,照顧有特殊需要的孩子。她閒時喜歡與家人和朋友相聚,而且很喜歡攀石!

Q: 是甚麼令「母親的抉擇」與別不同?

A: 對我來說,「母親的抉擇」環環相扣的服務令我們與別不同。有些機構提供領養服務、有些幫助面對意外懷孕的人,但我們的獨特之處是我們提供多項服務,而且每項服務都緊密合作。例如,一個少女可能向我們的「意外懷孕支援服務」求助,然後將孩子安排到幼兒之家或寄養家庭,然後孩子再通過領養服務加入領養家庭。這讓我們有很大好處,不但能對個案的過往有全面的了解,而且能確保服務對象接受的服務質素。很多正在等待領養的孩子都有複雜的背景,而且曾經歷多個不同住宿安排,過程中有機會會遺失資料。在「母親的抉擇」,我們可以有完整的個案歷史,這對孩子長大後尋根有很大的好處,因為我們可以提供他們需要的資料,協助他們尋找親生父母。

Q: 你在工作上最難忘的經歷是甚麼?

A: 這三年來,我經歷了許多第一次,當中許多也是我們領養服務的第一次!其中一個我現在立刻想到的個案,是一個有很多醫療需要的小女孩。她由初生起一直住在醫院裡。她非常脆弱,去任何地方都需要帶著氧氣樽,更需要一個專門的醫療小組陪她飛往美國的領養家庭。她的病情非常嚴重,我一直不確定能否為她找到家庭,你可以想像我為她找到領養家庭感到有多驚訝及興奮!她已經加入了永久家庭一年多,我也收到她學坐、站和走的照片,這真是一個奇蹟!

Q: 你現時於工作上面對最大的挑戰是甚麼?

A: 我覺得最大的挑戰是在整個領養過程中教育及裝備領養家庭,例如幫助他們辨識孩子哪些行為可能與過往經歷有關,哪些只是孩子的一般行為。我們也鼓勵家庭盡早向孩子討論領養。我們看見許多領養家庭因為遲遲未告訴孩子他的領養故事而困擾,然而即使知道這個情況,不少新的領養家庭仍然懷疑應否向孩子提及領養。我們的挑戰是如何裝備領養父母,助他們盡早和孩子討論領養,以免為日後的困擾埋下伏線。

Q: 你希望「母親的抉擇」在十年後會變成怎樣?

A: 我認為本港社會普遍只知道我們有意外懷孕支援服務,這並不意外因為我們過往大部份廣告都和意外懷孕相關。我希望在十年後,如果我們問一個路人「母親的抉擇」是做甚麼的,他能描述我們的全面服務,而且服務是如何環環相扣。我亦希望我們會在領養這個範疇成為知識及實踐的先鋒。

Q: 我們常說要為孩子建立更穩健的家庭。家庭對你而言是甚麼?

A: 家庭代表愛、關懷和接納。家庭代表棲身之所和支持-當我需要傾訴時,總有人願意聆聽。在某程度上,我的團隊也是我的家庭,我們一起面對很多高低起跌。我的上司一直支持我,不僅在技能和知識方面,在情感上亦一樣。

 

想與Janice一起工作? 按此查看我們的職位空缺!